张惠文笔?鸟?情

张惠文笔?鸟?情

在Eunice眼中,鸟儿于人类心目中有着不同的象徵意义,某些特质更跟人类相似,可是牠们愈接近人类,下场愈悲惨,要不被困笼子失去自由,便是被拔掉羽毛为他人作陪衬品。是次个展以《捕鸟人》来命题,她以美丽的画面暴露人类无穷的欲望,希望大家能作出反思。

Eunice自小已与动物结下不解缘,爱把动物人性化,希望透过作品展示动物在不同文化、社会和地域的生存状态。Eunice喜爱工笔画的温婉,静谧的画面暴露了人类不尽的欲望。

在作品《晨光下的白色大门》裏,可有发现画中的宠物竟是猫头犬脚?这城市猎人更显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。

Eunice表示,在绢布上最难勾勒白孔雀的层次,画面中,仕女与孔雀在镜前对望,呈现矛盾又唯美的关係。今次个展以雀鸟为主题,灵感源于两年前的一个经历。

那次到马来西亚动物园游览,巧遇一只维多利亚冠鸠,看到其扇形头冠,我还以为是孔雀,殊不知原来是一种不会飞的鸽子!这只波兰鸡常因羽毛盖脸,未能认清前方而惶恐不安,Eunice以此傻鸡自喻,从肯定自己中带出自信。

Eunice的每幅画都描绘了不同鸟儿的形态,像《造梦者的奇异国度》便可找到11种热带鸟类。那次乌龙事件让她意识到自己对鸟类的认知有限,于是决心开拓新的创作系列:以往画哺乳类动物为主,自从开始接触鸟类,我才发觉牠们的世界更有趣,品种繁多之余,外形与特性也不尽相同,像蜂鸟和太平鸟会特别锺情红色,波兰鸡会因为自己的羽毛遮蔽视线而变得胆怯,这些发现令我更想深入探讨。

此外,雀鸟有着与人类相似的特点—外表漂亮的鸟类,很少肩负筑巢、餵哺等照顾家庭的责任;相反,卖相丑陋的,通常是雏鸟的好父母。这一点又让我找到借鸟儿探讨人际关係的切入点……回望人类的历史,会飞的雀鸟总是被寄予不同的象徵意义,以中国传统为例,禽鸟常带有吉祥寓意,像石上公鸡代表财富、仙鹤代表长寿、喜鹊隐喻爱情圆满。

与此同时,雀鸟拥有一身颜色丰富的羽翼、一把清脆嘹亮的嗓子,往往引来捕鸟人的觊觎。Eunice说:中国人一向有养雀文化,爱把牠们关在笼子观赏。

但大家有否想过,雀鸟都是生命个体,应该被尊重,岂能因一己私欲,剥夺牠们自由飞翔的权利?同样地,西方人以往也有过大量捕猎雀鸟的行径,像画作《镜中的白孔雀》描绘一名手执羽扇的仕女,以七彩羽毛装饰帽子,以凸显个人品味及地位,这种行径不就是把自己的『美』建筑于鸟儿的痛苦身上?

很多人都不懂得欣赏,甚至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美好,反而要向外界巧取豪夺,例如趁雀鸟交配时作出捕猎,这样做,岂不是等同扼杀牠们繁殖后代的机会?展览带来7幅新作,呈现数十种鸟儿的形态,像《晨光下的白色大门》有16种,最大尺幅的《应许的森林》则有42种。

(责任编辑:优游彩票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hanmeiyi.com/liuliangyiqi/wenyadianyuan/201812/3392.html

上一篇:启航大乐透第18120期预测:后区四码01 05 08 10 下一篇:没有了